走访新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

2018-10-22 04:34:39 环球时报

●本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范凌志

“把需要工作的人,变成工作需要的人。”这是位于新疆南部和田地区的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大门上的标语。20日,当《环球时报》记者来到这里采访时,有些西方媒体仍在用“恐怖”“监禁”等词语把新疆的培训中心描述成“集中营”,事实是否如此?记者在实地走访中聆听了学员、工作人员及企业代表的声音,培训中心学员买提库尔班的话非常具有代表性:“我在这里,感觉又回到了校园。”

“我们学员也能入股,自主办厂!”

培训中心的娱乐室里,几名女学员正在台球桌前练习击球,在记者示意应该调整一下握球杆的姿势时,她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来到这里,很多人是第一次摸球杆。”一名工作人员说。下午4点钟,屋外的阳光很好,两组女学员正在崭新的标准排球场上打比赛,听着场上的欢呼声,坐在场边的阿兹娅跟《环球时报》记者聊起了她的往事。几年前,对还在穿戴蒙面罩袍的她来说,参加体育运动是不可想象的:“我参加了‘野阿訇的非法讲经活动,‘野阿訇告诉我们女孩子就要待在家里,出门要穿戴蒙面罩袍,不要跟汉人交往。尽管父母都阻止我,但我当时还是被极端思想洗脑了。”

一些学员到这里的原因都跟阿兹娅类似,比如参加非法讲经班,被极端思想毒害很深。培训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等法律,但政府秉持教育挽救为主的方针,在培训中心给他们提供一个学国家通用语言、学法律、学技能的机会。

未来几个月,如果阿兹娅通过了国家通用语言、法律、技能以及去极端化思想的考核,她将能够到培训中心工业园区企业就业。“获得工作的机会是每个人都梦想的。”培训中心印刷厂的班长买提卡司木·吐地告诉记者,这意味着有了一技之长以及稳定的经济来源。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培训中心的工厂有的早已在当地投资,有的则是新进驻的企业。无论是印刷厂,还是茶叶厂、鞋厂等其他企业,普通工人的月基本工资一般都是1500元外加绩效,干得多拿得多,每名工人月收入都在2000元上下。“我们学员也能入股,自主办厂!”培训中心印刷厂印刷技术班班长买提卡司木·吐地自豪地告诉记者,他自己就投了50多万元,政府出钱盖厂房,设备是几个学员股东投钱买的。“从7月份到现在,我们印刷小学生的作业本,已经完成了370万元的订单。”

“未来我还想在这里继续发展”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人刚来到培训中心时,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当然也有例外,曾在哈尔滨上高中的买提库尔班的普通话很流利,戴着眼镜的他显得文质彬彬,《环球时报》记者来到手机装配厂时,买提库尔班正在指导其他学员,显然,他已走上管理岗位。“我爸爸是个宗教极端思想很严重的人,在我马上要高考的时候,他打电话要我退学回家学经,说什么‘不念经就升不了天堂,我当时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服从了。”

买提库尔班告诉记者,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但回到家,一切都破灭了。“因为我不懂经文,我父亲还打过我几次,后来我偷偷跑到乌鲁木齐,随便找个工作打工。”买提库尔班说,那段时间是他最迷茫的时候,一方面不愿回家,一方面宗教极端思想又很严重,跟以前一起喝酒的朋友也不来往,每天心思也不在工作上。“我是读过书的人,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惭愧。”

对现在的生活,买提库尔班感到很满意:“我对电子产品很感兴趣,未来我还想留在这里继续发展。”在《环球时报》记者提到,有西方反华媒体称培训中心的学员经常“遭到殴打”“酷刑是家常便饭”时,买提库尔班直视着记者,很坚定地说:“这完全不可能,我在这里,感觉又回到了校园。”

“现在家里是我管钱!”

记者了解到,培训中心所有工厂的职工每周都能保证休息两天,工作日也没有加班,如果夫妻二人都在培训中心工作,他们还能住进“夫妻楼”。在培训中心茶叶厂,艾力·依明和肉克亚木·阿布都卡迪尔夫妇并排而坐,正在边谈笑边包装茶叶,当记者提出想采访时,他们主动请记者到他们的房间去看看。

与普通职工宿舍相比,“夫妻楼”的房间面积要更大,目测约有20平方米,房间被丝帘隔成里外两间,艾力·依明夫妇将角角落落都打理得很整洁。记者注意到,门口桌上摆放着多种化妆品,肉克亚木有点害羞地说,自己每天出门都要化妆。她是因为受极端主义思想感染,参加非法宗教活动,进而包庇一个“野阿訇”,而来这里接受教育培训的,当时,由于两人家庭的宗教氛围都很浓厚,别说化妆,她不仅要穿戴蒙面罩袍、不能工作,甚至看电视都是不允许的。在培训中心,她才有了就业的机会。

“现在家里是我管钱!”肉克亚木的话令记者忍俊不禁。她说,接受培训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个月两人能收入4000多块钱,比之前翻了一倍还多。

对于一些有孩子的夫妇,培训中心还提供了职工子弟学校和托儿所,学校离工厂走路只需一两分钟,非常方便职工接送孩子。一进宽敞整洁的校园,正在课间玩耍的孩子们立刻对记者的镜头产生好奇,争先恐后地拥到记者面前摆姿势拍照。拍完照,孩子们突然一齐敬少先队礼,并用标准的普通话不断地喊“老师好!”教室走廊里,随处可看到装饰美观的名言和标语,良好环境的耳濡目染下,孩子们讲礼貌的习惯自然养成。

上课铃响,《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一间教室拍照,孩子们觉着记者弓腰的姿势很有趣,都捂着嘴窃笑,有调皮的男生甚至还对记者做鬼脸,孩子们的天真快乐让人觉得温暖。于田县教育局党委书记骆红梅说,以前,由于这些孩子的父母受极端思想毒害,不愿意送孩子来上学,对孩子疏于管教,导致他们不会说普通话,没能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但孩子们来到学校和幼儿园后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是性格比以前开朗了,见了人很有礼貌,随时都可以看到他们的笑容。第二就是养成良好的日常行为习惯,比如学会自己洗脸刷牙,打理个人卫生。第三就是学习成绩也提高了,实行双语教育为孩子们未来的人生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他们就是胡说!”

一天的采访结束,记者看到的是培训中心的秩序井然及学员对未来打拼的热情和信心,这与一些西方反华媒体所臆想的情景有天壤之别。在被问到如何回应西方的失实报道时,于田县副县长阿迪力·阿卜杜艾尼显得有点激动:“他们就是胡说!我是维吾尔族干部,我生长在这片土地上,以前这里的宗教氛围非常浓厚,很多娃娃上完小学就不再上学了,很容易被极端思想迷惑,跑去非法讲经点学经,最终走上从事暴恐活动的道路。”阿迪力说,这些学员在培训中心学完技术后,最终会融入社会,为家乡的脱贫致富作出贡献。▲

?
河南一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