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和解”传闻令世界兴奋

2018-11-14 04:10:26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青木 黄文炜 ●柳玉鹏

“特朗普再次发出和解信号”——13日,一则关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通电话”的消息迅速被全球媒体转引,之后又有爆料称“刘鹤准备在G20峰会前赴华盛顿与美方进行经贸谈判”。截至昨晚本报发稿时,这两则消息尚未得到中美两国官方的证实。尽管如此,受到“中美和解可能出现曙光”的鼓舞,全球股市在13日表现出振奋情绪,当天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亚洲股市都走出先抑后扬的逆转行情,欧洲主要股市则在交易一开始时就获得上涨,一扫此前一天美国道指暴跌600点的阴影。据美国彭博社12日报道,美国的豆农已经在赌“中美贸易紧张关系会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得到缓解”,他们正将大豆储存起来而不是急于卖掉,认为届时中国将恢复进口美国大豆。

“双方在尝试达成和解”

当地时间12日晚,《华尔街日报》率先抛出报道称,在中美领导人本月底计划的会晤之前,姆努钦与刘鹤已于9日通过电话,讨论了旨在缓解双方贸易紧张关系的协议。该报引述美国知情官员的话说,通话没有取得任何突破,但重启高级别对话表明双方在尝试达成和解。

报道称,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正研究能在知识产权、农产品关税和强制性技术转让等方面与中国达成何种协议。美国希望中方在谈判前先拿出“要约”,但据称中方希望先谈判,之后再拿出正式提议,“可能是因为担心失去谈判筹码”。

美国“市场观察”网站13日报道称,一些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美国官员表示,他们认为中方会在G20峰会前提出“要约”。比较好的结果是美中可能达成“贸易停火”决定,即美国将不再提高关税,然后再进行详细谈判,“但即使是有限的停火可能也很难”。

《华尔街日报》13日称,过去两周内中美关系出现一些缓和迹象,在白宫有较大影响力的“中国通”白邦瑞表示,中方传递的信息比较连贯一致,乐观者可能将此视为“协议的框架”,但还不是一份协议。

13日,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来自中美双方的消息源都证实”中国首席谈判代表刘鹤即将前往美国,具体行程尚未透露。今年9月在中美紧张关系升级之际,刘鹤曾取消访美行程。报道引用一名中国政府智库消息人士的话称,“现在双方进行谈判的气氛要好得多”。

13日下午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被问到能否证实以上两个消息时,发言人华春莹说:“我可以向你确认的是,前不久,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双方都同意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接触,就双方关切的问题开展磋商,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中美更进一步”

彭博社13日称,姆努钦属于“主和派”,由他出面与中方协商,“可能显示美中贸易战出现和解的曙光”。日本财经网站13日报道称,虽然没取得具体成果,但中美重启磋商以及中国副总理即将访美的消息影响了市场。13日中国股市上涨,日经指数的下降幅度因此缩小,美国股指期货也应声走高。

“因相信中美就贸易纠纷达成协议,欧洲股市上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3日报道称,因投资者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有预期,周二欧洲主要股市,包括英国富时、法国CAC40和德国DAX指数都出现上涨。

“特朗普再次发出和解信号”,德国新闻电视台13日称,尽管特朗普政府威胁对进口汽车征收25%的新关税,但是德国股市13日早间却有所上涨,原因是中美之间“新的电话”。这表明,中美之间有了更多的共识,都希望解决贸易争端。可以想象,如果中美快速达成协议,全球股市将大涨。美国出口增加,将使全球贸易链更加顺畅。

“中美更进一步”,德国《商报》13日指出,美中之间的电话虽然不能说是解决贸易冲突的一个突破,却是一个进步的标志,可以看出双方都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

俄罗斯1prime网13日报道称,G20峰会将是中美两国确定贸易协议细节的良好平台,“目前两国谈判取得积极结果的可能性约为60%”。

“特朗普在两个阵营中切换”

也有媒体指出,中美在贸易方面是否即将“停战”,特朗普政府发出了“混合信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3日称,特朗普政府分为自由派——那些拥有华尔街背景的人,如姆努钦和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以及强硬派——如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纳瓦罗9日在华盛顿抨击华尔街是中国政府的“无偿外国代理人”。《华尔街日报》引述白宫高级官员的话表示,纳瓦罗的讲话不代表美国政府或特朗普。“纳瓦罗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他的讲话仅代表他自己。”该报评论说,这些矛盾信号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内部在如何应对中国上存在激烈对立:纳瓦罗和莱特希泽对中国将做出特朗普政府所希望的改变深表怀疑,敦促对中国加征更多关税;包括姆努钦和库德洛在内的其他美国官员则试图与中国达成协议。而特朗普“在两个阵营中不时切换”。

13日在东京,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与日本首相安倍会晤后召开的联合记者会上,再次批评“(日美间的)贸易失衡由来已久”,并向日本提出开放市场的要求。《纽约时报》资深专栏作家弗里德曼13日接受《日本时报》采访时称,中期选举不会改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可能在贸易方面继续挑战日本和中国。“特朗普认为,日本和中国都是客户。你只是特朗普大厦的另一家寿司店,他只是想确保你支付足够的租金”,弗里德曼说,相比之下,70多年的日美同盟关系或者日本是这一地区“民主支柱”的这些事实“在特朗普灵魂中并没有那么多共鸣”。而特朗普到底是想重新平衡与中国的贸易,还是要将美国经济与中国脱钩,弗里德曼称,“我们不知道,也许他也不知道”。

美媒认为,特朗普政府正在打磨向中方开出的条件——实际上是试图建立一条磋商底线,但同时也做好了谈判停滞情况下实施新一轮关税的准备。美国白宫高级官员称,美国也在最后敲定针对其他2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政策,正在研究最后的细节。预计新关税将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排除在外,以减少大幅涨价对消费者的影响。

“后贸易争端时期”来了吗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专家皮克12日对德新社说,美中不太可能发生“新冷战”。“美中冲突并非不可避免”,英国《金融时报》13日发表社评称,美中关系是21世纪最举足轻重的关系。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冲突并非不可避免,关键在于防止这种竞争滑向对抗。文章称,自修昔底德描绘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然而风险仍旧很高,误解和误判仍有可能。社论称,特朗普在好斗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不过这位总统在逆转姿态方面展现了非凡天赋。遏制不是答案。通过支持中国在塑造国际规则上拥有一定发言权,美国可以在相当大程度上防止不可避免的竞争滑向失控的对抗。轻率地同“冷战”相提并论是对历史的误读。当年苏联基本上不在西方经济体系内,如今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利益被绑定在一张名为“全球化”的互相依赖的网络中。

当地时间13日,欧盟贸易事务专员马姆斯特罗姆将在华盛顿会见莱特希泽。“全球进入‘后贸易争端时期”,德国《世界财经市场》杂志13日预测,由于贸易战开始损害美国经济,尤其是美元面临被替代的命运,特朗普不得不改变针锋相对的战略,现在美国已经表现出与中国、欧洲等谈判的积极姿态,以便让自己的国家利益最大化。▲

?
河南一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