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总统之间的“电话粥”聊什么?

2018-11-16 03:08:22 今日文摘2018年21期

佚名

上世纪九十年代,国际局势风波诡谲。在经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时任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和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却仍如亲密老友般“煲电话粥”。

8月31日,美国克林顿总统图书馆解密了一批两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这批近600页的文件,披露了克林顿与叶利钦之间18次会谈及56次通话内容,时间跨度从克林顿当选(1993年1月)到叶利钦宣布辞职(1999年12月)。

两位总统的谈话内容包括当时一系列重要议题:挑选普京为接班人,北约东扩,科索沃战争……对话中,叶利钦与克林顿言语间似乎透着亲密与信任。

为连任,叶利钦开口借钱

时间:1996年

叶利钦:比尔,我有另一个问题。请准确地理解我。为了竞选,我急需(美国)向俄罗斯提供25亿美元的贷款。

克林顿:我问一下,巴黎俱乐部(编者注:巴黎俱乐部是一成立于1956年的国际性非正式组织,专门为负债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安排)重新安排俄罗斯的债务后,对你帮助不大吗?我认为这会让数十亿美元流入你的国家。

叶利钦:没用。这笔钱在今年下半年才能来。但在上半年,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的条件,我们将只有3亿美元……但问题是我需要钱来支付养老金和工资。不解决养老金和工资问题的话,(我)参选会变得很难。如果能以(IMF)在上半年提供25亿美元贷款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或许可以应付过去。

1996年的俄罗斯大选中,俄共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出现,给叶利钦带来有力挑战。当时,由于俄罗斯政府拖欠数额巨大的养老金和工资,民众及部分政府高层人士对总统叶利钦感到不满,转而支持久加诺夫。对于叶利钦来说,竞选形势十分严峻。

这个背景下,叶利钦在1996年2月21日致电克林顿,请求其支援,希望克林顿利用自己在IMF的影响力,把贷款提高至130亿美元。

为了让克林顿下定决心,叶利钦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借钱是为了能够连任,并警告俄共“很危险”,“想要收回克里米亚”和阿拉斯加;如果其当选,俄罗斯可能会“爆发内战”。

在IMF最终通过了对俄罗斯提供101.1亿美元贷款的决定后,叶利钦还曾催促克林顿加快付款速度。仅1996年一年,俄罗斯就从IMF拿到38亿美元贷款,叶利钦政府得以在大选前结清拖欠的养老金和工资。此后,叶利钦还曾多次就国际贷款向克林顿求助。

事后看来,或许是对西方贷款的依赖,让叶利钦在外交上受制于美国。比如,尽管叶利钦明确向克林顿表示过对轰炸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的反对,美国仍旧我行我素。对于美国扩张北约的计划,叶利钦也只能通过苦苦哀求的方式,让前者将扩张计划延后到2000年俄罗斯大选结束。

钦定接班人普京

时间:1999年

叶利钦: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谁可能在2000年成为下一任俄罗斯总统。我终于遇到了他,也就是普京。我打探了他的履历、兴趣、熟人等等。我发现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他能很好地处理各种事情。与此同时,他缜密而强壮,且非常善于交际。他可以轻易与合作伙伴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和联系。我相信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高素质的合作伙伴。我坚信,作为候选人,他将在2000年广受支持。我们正在开展相关工作。

克林顿:谁将赢得选举?

叶利钦:当然是普京。他将成为鲍里斯·叶利钦的继任者。他是个民主人士,他了解西方。

克林顿:他非常聪明。

叶利钦:他很强硬,很有原则。我会尽一切可能让他获胜。当然,以合法方式。他会赢,你们将和彼此打交道。他将延续叶利钦在民主和经济学方面的政策,并扩大俄罗斯的外交圈子。他有获得成功所需要的能量和智慧。

1999年9月8日,叶利钦告诉克林顿,自己“终于遇到了他”——完美的接班人普京。约一个月前,普京被叶利钦提拔为政府第一副总理。

叶利钦对普京不吝赞美之词,夸他“坚强、缜密、善于社交”。他还向克林顿保证,普京“是一个高素质的合作伙伴”,将安排两人“先见见面”——在这一年九月的奥克兰APEC峰会上,克林顿与普京见面了。交流后,克林顿夸奖普京“是个很聪明的人”。

当年11月8日,叶利钦和克林顿一同出席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首脑峰会,两人再度谈到普京。叶利钦将普京描述为一个了解西方的“民主人士”,并再次向克林顿保证普京将延续自己在政治、经济方面的一系列策略和立场。

1999年底,叶利钦突然闪电辞职,并任命普京为代总统。同时,2000年俄罗斯大选也从6月提前到3月26日进行。在这一年的大选中,普京得票率超过50%,当选俄罗斯联邦第三届总统。

冲突时刻:科索沃危机

时间:1999年

叶利钦:我还有个选项,就是我们两个在某个隐秘的地点举行会谈……就是你我二人在一艘船上,或者一艘潜艇、一座岛上会面,没有人打扰我们,所以你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感到不安,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感到不安。

克林顿:我同意这个提议……但我们必须先弄清楚我们要(在科索沃问题上)怎么做。

于1993年3月24日爆发的科索沃危机,使得冷战后的美俄关系跌至冰点。当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联盟的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进行了连续78天的轰炸——这并不是希望在东欧地区维持原有势力的俄罗斯想看到的。

在轰炸第一天,承受国内巨大压力的叶利钦愤怒地致电克林顿,因为北约事前未曾警告俄罗斯轰炸南斯拉夫一事。“……不会再有我们之前那种伟大的愿望和友谊了。不会再有了。”叶利钦说道。在这场危机里,双方都曾为本国利益而愤怒——在俄罗斯军队占领科索沃的普里什蒂纳机场时,克林顿也曾致电叶利钦,表达自己的不满。

叶利钦最终在科索沃问题上作出大让步,几乎同意了美国提出的所有要求。

同时,这批解密文件也证实了一个坊间传闻——叶利钦曾在科索沃危机期间提议与克林顿在潜艇上进行秘密会谈,且得到了克林顿的同意。

北约扩张:克林顿虚伪,叶利钦无奈

时间:1999年

叶利钦:我向你请求一件事。把欧洲给俄罗斯吧。美国又不在欧洲,欧洲應该是欧洲人的事。俄罗斯可是半欧半亚的国家。

克林顿:所以,亚洲你也想要?

叶利钦:当然,比尔。我们最终还是会就这一切达成一致的。

克林顿:我不认为欧洲人会喜欢这一切。

叶利钦:并不是全部。我就是个欧洲人——我住在莫斯科,莫斯科在欧洲。我就很喜欢这一切啊。你可以拿走其他所有的国家,保护他们的安全;我拿走欧洲,给他们提供安全。好吧,不是我,是俄罗斯。

对于克林顿来说,北约东扩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但对叶利钦来说,这是一种“侵犯”——他还曾请求克林顿保证“前苏联国家永远不会加入北约”。

为此,二者在此事上分歧不断。克林顿虽然对叶利钦多次“好言相劝”,告知他阻止北约东扩只会对俄罗斯不利,甚至表明自己希望北约能对俄罗斯开放。然而,他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在1994年的对话表达了他的真实想法:从北约建立之初开始,美国的态度从未改变,那就是“组织起来对抗俄罗斯”。

叶利钦对此并非毫无知觉,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在接受与北约保持松散合作的提议后,他曾告诉克林顿自己实在“别无选择”。

1999年11月,已经下定决心辞职的叶利钦在和克林顿通话时大胆地拿北约话题开起了玩笑:“把欧洲给俄罗斯吧。”相似的玩笑,普京也对法国总统马克龙开过。今年5月26日,在马克龙访俄期间,普京笑着对他说:“别担心,埃马纽埃尔,俄罗斯已经准备好接替美国来保护法国了。”彭博社分析,这只是普京与叶利钦之间诸多政策连贯性中的一个小表现。

(赵永荐自《看天下》)

?
河南一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