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剧,亚洲三国选择多了

2018-11-19 04:26:58 环球时报

本报驻印度、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胡博峰 蜀青 ●罗晓汀

在美国用户增长放缓的现状下,进入亚洲市场成为流媒体巨头Netflix(网飞)新策略。上周末,该公司首次在亚洲(新加坡)举行内容发布会,公布17部原创剧集新计划——新剧分别来自印度、韩国、日本、泰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这个颠覆美国电视业的巨头有可能正在改变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的电视剧产业。

印度将有9部新剧

香港《南华早报》17日报道称,这17部作品中,印度影视剧占9部之多,此外有来自日本的《环太平洋》《副本》和奥特曼题材剧集,有中国台湾的监狱题材剧《无处可遁》和吴子云执导的《极道千金》,还有来自韩国的爱情剧《恋爱铃》和《因为初恋是第一次》等。

美国CNN近日分析,网飞下个增长点肯定是亚洲市场,“要实现增加一亿用户的目标,主要市场只能是亚洲,尤其是印度”。为吸引更多本地观众,网飞计划在印度推出更多原创节目,预计在这方面花费将超过80亿美元。今年7月,网飞打造的首部印度剧集《神圣游戏》上线后获得好评,烂番茄新鲜度一度达到100%。该剧讲述孟买警察辛格依照神秘线索追捕一位已经消失16年的黑帮头目甘涅沙·盖托德,由此揭开一系列尘封于印度黑暗世界的故事。另一部惊悚题材的印度剧集《恶鬼》(图1)也于8月上线,该剧讲述一个偏远军事审问所中发生的超自然故事。

由于印度是多语言国家,网飞还计划将节目播出的语种扩展到其他印度方言,并在未来数月内将印度部门的员工人数从30人增加到60人。

本土明星+好莱坞化制作

在日本,IP剧+联手本土制作公司是网飞常见的剧集开发策略,比如和吉本兴业合作,将日本搞笑艺人又吉直树本获得芥川奖的同名处女作畅销小说《火花》改编成电视剧。这部励志剧讲述“漫才”(日本一种站台喜剧,类似中国相声——编者注)艺人德永和前辈神谷亦师亦友,既各自辛苦打拼的同时又互相鼓励。该剧2017年2月在日本NHK综合频道播出后,收获如潮好评,成为网飞亚洲原创剧制作的口碑标杆。该剧导演广木隆一完全采用电影表现手法,摄影、配乐等基本按照电影方式制作。类似的制作模式也在日本漫改悬疑剧《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中可见。该剧讲述默默无名的漫画家凭借时光倒流超能力重返小学时代,并拯救卷进绑架杀人事件的同班同学。该剧在IMDb上评分8.0、豆瓣网评分8.1,高口碑全面优于电影版。

在动画制作上,网飞采取“打包模式”——采购《进击的巨人》《死亡笔记》《钢之炼金术师》《亚人》等动画大片后,网飞直接与日本知名动画制作公司联手,打造了《紫罗兰永恒花园》《A.I.C.O.:化身》(图2)《装刀凯》。对于《恶魔人》《圣斗士星矢》等经典动画,则采取重制模式。被定名为《十二宫骑士:圣斗士星矢》的剧集由芦野芳晴监制,好莱坞团队打造剧本,日本东映动画负责制作,目前已确定共有12集,每集30分钟,明年上线。

在韩国,网飞并未套用日本IP剧策略,而是主动开发原创剧集。《王国》(图3)由《隧道》《走到尽头》导演金成勋执导,《信号》编剧金恩熙撰写剧本,主演是美剧《超感猎杀》女主、韩国女演员裴斗娜,以及韩国男星柳承龙和朱智勋,剧集内容本身是韩剧市场并不常见的僵尸奇幻古装题材。最新消息是,该剧第一季将在明年1月播出,并已续订第二季。

一口气刷完,能适应吗

美国彭博社近日报道称,网飞公司会在亚洲地区试验适度的低价策略——网飞在美国价格最低是每月8美元,而在亚洲的市场价格则是2至5美元。

网飞的“亚洲雄心”,能改变亚洲电视剧模式和观剧文化吗?在《纸牌屋》推出之时,好莱坞不会想到6年后网飞给整个行业带来的颠覆。如今,网飞的目标是进一步推动国际用户增长,但也可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亚洲电视剧。观众一旦接受更多投资更大、制作更精良、题材更突破、并由本土明星出演的剧集,这种制片模式同样会被本土电视剧产业吸收和借鉴,最终推动整个行业改变。

网飞还可能改变观众看剧的习惯。相比亚洲剧集传统的“周播”“日播”模式,该公司采取整季预订、整季上线的模式,让用户在上线当天开启连续收看的马拉松模式。一旦这种模式在亚洲受到欢迎,传统的平台和制作方又该如何应对这种改变?

彭博社称,网飞还根据亚洲各国不同使用情况开发适合的商业模式,“比如印度网速不稳定,印度观众更喜欢完整下载后在堵车时看片;韩国网速快,手机点播最受欢迎”。▲

?
河南一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