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减少影响美高校预算

2018-11-19 04:28:51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木昏 ●鹿文

“特朗普效应”吓退外国留学生?最新报告显示,美国高校过去一年国际留学生总数大幅下降约6%,降幅远超前一学年。因生源锐减,个别高校已面临严峻的预算问题。美国舆论认为,国际生源的迅速“缩水”虽成因复杂,但特朗普政府的不友好政策以及排外立场起到了重要的负面作用。

留学新生人数连续3年下降

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11月13日发布的2018年度《门户开放报告》,美国高校国际留学生新生人数3年来持续“缩水”,2017年秋季入学的留学生总体下降6.6%。相比2015-2016年的“留美热”时期,降幅高达近10%。另据美国国土安全部实时信息系统“学生和访问学者”(SEVIS)数据显示,2017年年底到2018年3月的数月间,赴美留学签证数量急剧减少,中国和墨西哥等生源输出大国降幅明显。

2018年度《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17-18学年度,在美国际留学生数量总数为1094792人,比上一年增加1.5%。国际学生在美国高校学生总数中占比为5.5%。2017-18学年度的留学生增长率与2016-2017学年度相比,从3.4%下降到1.5%。至此,在美国留学生人数增长率已连续4年持续下降,中国留学生增长率更是10年以来最低。

如果只看新生数据,留学生“缩水”现象更加明显。2017-18学年度,全美共迎来国际留学新生271738人,较上一年减少了19099人。这些国际生中,共有本科生442716人,较前一年增长0.8%;研究生人数为382953,较前一年下降2.1%,是首次呈现下降趋势。

从生源分布来看,2017-2018年度美国共有中国留学生363341人,保持留美学生最多的生源地位,比第二名的印度多几乎一倍。较2016-17学年度的350755增长3.6%,尽管留学生人数仍然呈增长趋势,但与前一年6.8%的增长速率相比大幅减少。

美国高校面临“招生荒”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最新数据引发了全美多所高校的忧虑。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校长凯布瑞尔在一份声明中称:“就在其他国家致力于吸引国际生源时,我们却想方设法把他们拒之门外。”佛罗里达大学教务长格罗佛表示,该校工程专业研究生遭遇“招生荒”,国际生源骤降数百个名额。因学费收入锐减,该校已面临较为严峻的预算问题。

对于教育行业遇冷,不少高校归咎于美国社会和政治环境的“大变天”。特朗普执政以来出台了一系列“排外”政策,如备受争议的“禁穆令”,让不少穆斯林国家学生直接打消赴美留学的念头。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取消了奥巴马执政时期对特定移民群体的保护、在美墨边境筑起高墙,这些因素均令国际留学生群体倍感忧虑,着实不利于吸引国际人才。

受政治因素影响,美国近年严峻的社会治安状况也是“劝退”国际留学生的一个重要因素。专家表示,留学目标国家的社会安全性对于学生是主要考量之一,而美国近些年大规模枪击事件频发,安全状况堪忧。美国高校协会主席帕斯克雷拉称:“只要看看美国国内的新闻,学生家长就会这么想:出了那么多学生遇害的事情,我干嘛还要把孩子往美国送?”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称,不少业内人士将赴美留学生锐减的现状称为“特朗普效应”。国际留学生在线服务公司“求学之门”执行副总裁拉胡尔·周大涵表示,美国当前环境对外释放出强烈的“悲观感”,令有意赴美深造的学生望而却步。某教育咨询公司去年所做的一份调研显示,将近1/3的受访国际生均表示对赴美深造的意愿不及从前。该报指出,美国整体经济高度依赖留学生群体“创收”: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

年度国际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24亿美元,带动了美国教育、住房及其他周边产业;不仅如此,在国际交流愈发紧密的今天,国际生为美国带来的文化多样性也是不容忽视的社会价值。

渐渐失去留学竞争力

IIE及其赞助单位——美国国务院却认为,生源减少是一系列复杂因素的集合,需要根据各生源输出国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比如,对价格“高度敏感”的印度是受到国家货币贬值、留学成本上升的影响;沙特留学生锐减是因为政府取消相应的留学支持项目,等等。

此外,在国际留学市场,美国也早已不再是“一家独大”——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和中国等国高校的竞争力近年明显上升,为国际生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如IIE主席古德曼所说:“我们终于感受到真正的竞争。”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卡萨格兰表示,将生源减少完全归结于政治环境变化是“没有根据的”。

留学美国的诸多“高门槛”在一定程度上也使美国逐渐失去了吸引力。“美国之音”的报道称,首先留美学费在过去30年时间持续上涨,公立学校平均每年学费约为2万美元,顶尖的私立学府可高达7万美元。除了奖学金和少数政府项目外,近6成留学生都要靠自己或家庭解决这笔昂贵的开支,读本科的自费留学生更是超过8成。

帕斯克雷拉提出,美国高等教育现行的财政运营模式太过陈旧,这种以“赚取学费”为先导的模式是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的,这样只会让本地学生和留学生背负沉重的债务压力。她提出,美国高校应该开辟新渠道、寻求新的营收模式。对于留学生普遍关心的“前程”问题,美国开出的条件也远比不及加拿大诱人。据了解,留学生在加拿大高校毕业工作一年后,即可获得永久居留资格,而在美国需要15年。▲

?
河南一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